<table id="vy0z1"></table>

  • <td id="vy0z1"><del id="vy0z1"></del></td>
    您好,歡迎來到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
    熱點關注
    當前位置:首頁 > 熱點關注 > 熱點關注

    騙取貸款罪中“重大損失”的司法困境與規范適用

    關注:228 發布時間:2021-12-03 作者:郭曉紅 章陽標 來源:人民法院報
     

     2021年3月1日正式實施的刑法修正案(十一)〔以下簡稱刑修(十一)〕將《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的騙取貸款罪作出部分修改,即刪除了“其他嚴重情節”作為入罪標準,這意味著構成此罪必須“造成重大損失”。從立法目的來看,此次修改具有積極意義,特別是對司法實務中騙取貸款罪的過度擴張適用起到了積極的限縮效果。但也需要指出,重大損失作為該罪的入罪標準,其在司法實務中的適用狀況并非學界想象之中那么規范。刑修(十一)生效前,有的案例雖然援引重大損失判斷騙取貸款罪,但依然將部分提供真實、有效擔保的行為納入犯罪圈。刑修(十一)生效后,上述狀況并沒有得到有效改觀,有關重大損失的解釋亦存在過度擴張趨勢。例如,有的案例將借貸人騙取到貸款理解為造成了重大損失。又如,有的案例將本無危及信貸資金安全或信貸資金安全風險尚未現實化的行為解釋為造成了重大損失。有鑒于此,應對實務部門有關騙取貸款罪的案例進行實證考察,對重大損失在司法實務中現存的困境進行刑法教義學分析,以期合理界定其適用范圍。這不僅有利于明確騙取貸款罪的構成要件內涵,也可以為優化營商法治環境提供法理上的支撐。

        一、困境:騙取貸款罪中“重大損失”的司法認定

        忽視重大損失應有的體系定位、未結合保護法益認定重大損失是其在司法實務中的困境所在。如果不加以規范并對其重新詮釋,便會重蹈其他嚴重情節認定混亂的覆轍,使該罪淪為口袋罪。

        (一)體系定位與重大損失的司法認定

        體系定位對重大損失的司法認定具有重要影響。刑法學界多認為,重大損失的體系定位應屬于構成要件結果要素,即是說成立騙取貸款罪必須造成重大損失。而司法實務中,部分判決認為騙取到貸款是構成要件結果要素,直接肯定騙取貸款罪的成立。例如,陳某雖提供虛假貸款材料騙取銀行貸款665萬余元,但貸款一直處于按期償還中。法院在最后說理部分強調,陳某雖未給銀行造成實際損失,但以欺騙手段騙取銀行貸款,也應成立騙取貸款罪。此類案件在刑修(十一)出臺后依然存在。例如,岳某采用虛假手段騙取銀行貸款500萬元,貸款到期后,貸款本息已由擔保公司全部償還。判決認為,岳某的行為雖未給銀行造成實際損失,但以虛假手段騙取貸款,數額巨大,應成立騙取貸款罪。

        (二)保護法益與重大損失的司法認定

        立法者設立此罪并對其進行部分修改的根本目的在于保護金融機構的信貸資金安全。因此,對于重大損失的認定應圍繞保護法益進行規范化解讀。而司法實務中,部分判決將本無危及信貸資金安全或信貸資金安全風險尚未現實化的行為也視為造成了重大損失,從而認定為騙取貸款罪。

        樣本案例中,部分判決忽視借貸人為貸款設定的擔保,只要存在欠還款項,依然肯定造成了重大損失。例如,胡某為貸款250萬元提供了真實、有效的擔保,貸款到期后,尚有240萬余元未歸還。法院在最后說理部分肯定了借貸人提供真實、有效的擔保這一事實,但依然判定其構成騙取貸款罪。此類情況在刑修(十一)生效后依然較為常見。例如,李某以真實廠房(估值為3600萬余元)為抵押向當地銀行貸款2800萬元,貸款到期后,只歸還70萬元。判決認為,廠房的抵押登記雖為真實的,但其行為給銀行造成了2730萬元經濟損失,應成立騙取貸款罪。

        樣本案例中,擔保人已替借貸人償還貸款,信貸資金安全風險已經完全消解,部分判決依然判定造成了重大損失,認為此時遭受重大損失的對象為擔保人。例如,李某以虛假名義,并通過提供虛假貸款材料騙取銀行貸款200萬元,貸款到期后,擔保公司代為償還上述貸款。判決認為,擔保公司雖償還了貸款,但這表明李某的行為給擔保公司造成了重大損失,應構成騙取貸款罪。又如,何某通過提供虛假貸款材料向當地銀行貸款300萬元,后貸款到期,該筆貸款由擔保人償還。判決肯定了騙取貸款罪的成立,認為此時擔保人是債務的實際承擔者。

        二、路徑:騙取貸款罪中“重大損失”的規范適用

        社會的不斷發展促使案件日益新型化、多樣化,司法實務如果還是單純地寄希望于應然層面的法條式判斷,顯然已不合時宜。有鑒于此,為直面信貸資金安全領域中出現的新情況、新需求,筆者以為,騙取貸款罪中的重大損失應結合刑法教義學知識作實然層面的規范認定。

        (一)定罪標準回歸損失論以規范適用重大損失

        成立騙取貸款罪須造成重大損失,此次刑修(十一)的出臺更是強調了這點。但追訴標準(二)第二五七條第一項規定,以欺騙手段取得貸款,數額在100萬元以上的,應予以立案追訴。顯然,法律條文的制定者沒有充分考慮到上述兩項規定的矛盾之處,將數額論與損失論同時作為成立此罪的判斷標準,勢必導致司法認定的混亂。從筆者收集的樣本案例情況來看,司法實務中機械套用數額標準而忽視損失標準的判決較為常見,而且,這種裁判傾向并沒有隨著刑修(十一)的出臺而得到有效改觀。整體來說,將數額標準作為認定騙取貸款罪的判斷準則,會僭越重大損失應有的體系定位,并不合理。根據現有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的規定,借貸人最終成立此罪必須滿足造成重大損失這一條件。但如果按照上述數額標準,僅需騙取到貸款即可。無疑,這是司法解釋違背立法規定的典型表現,不僅架空了現有的刑法條文,也使罪刑法定原則流于形式。

        事實上,對于追訴標準(二)第二十七條第一項的規定,我國刑法學界早已表示質疑,并認為司法實務如果過度重視數額論,會導致騙取貸款罪的擴張適用。近年來,地方法院也對此項規定表示了懷疑。例如,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2014年印發的《如何處理當前刑事訴訟案件亟待解決法律問題的會議紀要》指出:“實踐中,在手續上存在一定虛假的貸款行為較為普遍,如果區分具體情形,對符合貸款數額、次數標準的行為一律認定為犯罪,將使相當數量并沒有給金融機構造成任何損失,沒有社會危害性或社會危害性明顯輕微的企業融資行為受到刑事追究,這有違刑法的基本理念,也不利于維護經濟秩序的穩定,不利于促進經濟發展。對為了生產經營、生活需要,向金融機構貸款,手續存在一定虛假,但沒有給金融機構造成損失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笨偠灾?,由于此項規定先天不足,后天又存在畸形適用,如何使其減少對司法實務的侵擾是亟須考慮的問題。對此,有學者指出,應結合該罪保護法益對此項規定限制適用。需要指出,此種觀點的根基在于將此項規定理解為情節犯,其根本目的是為了與原有刑法第一百七十五條之一規定中的其他嚴重情節相契合,從而達到限制適用其他嚴重情節的作用。但此次刑修(十一)將其他嚴重情節廢除,這表明此種觀點的法條根基已經不復存在,繼續沿用此種觀點既無必要也毫無意義。況且,從司法實務中的案例來看,裁判者并沒有采用此種觀點。刑修(十一)生效前,對于部分未危及信貸資金安全的行為,司法實務依然認為具有其他嚴重情節。刑修(十一)出臺后,法院雖未再認定具有其他嚴重情節,但忽視重大損失的認定而以該項規定作為定罪標準的判決依然存在。在當前情形下,筆者以為,最為徹底的方法便是廢除此項規定,為規范適用重大損失掃清法律條文上的障礙,從而使騙取貸款罪的定罪標準完全回歸損失論。

        (二)遵循保護法益的認定層次以規范適用重大損失

        該罪的保護法益為信貸資金安全,而重大損失作為構成要件結果要素表征的法益侵害性結果即信貸資金安全風險現實化。因此,在結合保護法益認定重大損失時,應嚴格遵循信貸資金安全這一保護法益的認定層次,即首先判斷信貸資金安全是否陷入風險之中,如果得出否定結論,則無需進入下一層次的判斷,此時,由于信貸資金安全尚未陷入風險之中,可以阻卻認定重大損失;如果得出肯定結論,還需進一步考慮信貸資金安全風險是否現實化,如果再次得出肯定結論,則可以認為造成了重大損失,反之亦然。

        第一,信貸資金安全風險的具體判斷。個罪中的實行行為是指足以使保護法益發生危險的構成要件行為。因此,信貸資金安全是否陷入風險之中,應結合騙取貸款罪中的欺騙行為進行綜合評判。騙取貸款的欺騙行為與民事上的欺詐行為的主要區別在于欺騙事項的不同,換言之,刑事上的欺騙行為是對重大事項進行欺騙,而民事上的欺詐行為是對細枝末節的事項進行隱瞞。在司法實務中,借貸人為騙取貸款罪通常采用以下幾種手段:夸大還款能力、提供虛假擔保、虛構貸款用途等。筆者以為,提供虛假擔保(這里的擔??梢允菗N锘驌H耍儆趯χ卮笫马椀钠垓_,其他的行為均不能稱之為實質意義上的刑事欺騙行為。這是因為,如果借貸人提供了真實、有效的擔保,即使提供的其他材料是虛構的,金融機構也可以通過實現擔保權以回收債權。此時,由于借貸人的行為屬于民事上的欺詐行為,不能成為本罪的手段行為,故無法使信貸資金安全陷入風險之中。這樣一來,司法實務中有關重大損失的判斷可以在這一步先得以解決。

        第二,信貸資金安全風險現實化的具體判斷。在肯定借貸人的行為屬于騙取貸款罪中欺騙行為的基礎上,需要進一步判斷信貸資金安全風險是否現實化。在此,需要注意以下判斷邏輯。首先,應判斷放貸方是否屬于自我答責。在結果犯中,被害人自我答責屬于法益侵害危險性與法益侵害現實化的溝通橋梁。個罪設立的目的在于對某種利益的保護,這就決定了行為人和被害人的答責范疇應從所欲實現的利益上來考量。騙取貸款罪中,放貸方自我答責很大程度上是為了實現自身利益,而借貸人只是扮演著引發該利益實現的角色,不應對個罪的構成要件結果負責。在此種情形下,信貸資金安全風險過渡到信貸資金安全風險現實化的橋梁被阻斷,便無需認定造成重大損失。其次,在肯定放貸方不屬于自我答責的基礎上,應進一步考察借貸人有無償還能力諸如股權、公司資產等。這是因為,根據《貸款通則》第十七條的規定,金融機構之所以將貸款發放給借貸人,根本原因在于借貸人具有償還能力。換言之,借貸人在貸款時即使提供了虛假的貸款材料(包括提供虛假擔保),只要其具有償還能力,金融機構依然可以通過民事手段回收債權,無須動用刑法規制,此時認定為造成重大損失便毫無意義。如果借貸人不具有償還能力,信貸資金安全風險才最終現實化,此時應認定為造成重大損失。

    首席律師:陳曉偉
    電 話:13370166756
    傳 真:010-85199906
    email:  chenxiaowei@yingkelawyer.com
    地 址:北京市朝陽區金和東路20號院正大中心2號樓19—25層
    北京刑事辯護律師網陳曉偉律師個人所有  京ICP備16065411號   技術支持:Zero
    久久精品无码精品免费专区

    <table id="vy0z1"></table>

  • <td id="vy0z1"><del id="vy0z1"></del></td>